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风中摇曳

诗歌艺术的平台;国画艺术的沙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西苑主人,诗人,画家。甘肃灵台人,大学文化,专业创作员。曾出版小说《琐屑人生》,诗作入选《中国当代青年诗人五百家》、《1992年青春诗历》、《别一种风景》等诗集,出版诗画集新作《在川道里放牧》,《美丽中国--中国当代著名画家》纪念珍藏邮册。国画作品着力凸显诗意的美,富于文人气息。 联系电话:18909333130 qq西苑主人1348995923

网易考拉推荐

洁净的云朵(引用)  

2012-08-10 10:59:08|  分类: 阳春白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洁净的云朵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序《在川道里放牧》

 

彭金山(西北师大文学院院长)

 

       感谢郑云翔君,在这浮躁的年月里,给我们送来了这么美丽的的诗,这自乡间飘来的美丽的云朵。

云翔的诗是轻盈的流动的诗。因此,这些诗是有翅膀的诗,这翅膀可以把读者带到诗人所发现的那个美的世界里去:“即使北方没有下雪/一垅垅的麦子/依然用它们的墨绿/描画着北方的眉眼……”(《即使北方没有下雪》)。正是这样,云翔的诗轻盈却不飘忽,这里有思想的结晶,生命的沉重!云翔呈现给我们的,是一个质感的乡土世界,又是一个有着价值判断的乡土世界。

贯注在《在川道里放牧》里的,是一个“情”字,——对故乡的情,对土地的情。说到底是对生活的热情,对人生的执着和对希望的永不放弃。

“诗是歌唱生活的最高语言艺术”(吕进语),又是诗人灵魂的歌。《在川道里放牧》中的这些诗歌,表现了云翔多年乡村生活的感受、体悟和对自由精神的张扬。

这时

我一个很平庸的人

最想做的

就是一个诗人

一个鸟儿一样的诗人

从天空中来

飞落上篱边叶旁

嗅着花的药香

吟唱出一首首

芬芳了自己

芬芳了世人的诗

《陶君的花》中的这些诗句,道出了云翔诗歌写作的动力和宗旨。《在川道里放牧》既是生活的诗,跟随这些诗歌,我们走进了一方水土,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乡村世界;《在川道里放牧》又是生命的诗,通过这些诗歌,我们认识了一个执着的缪斯的朝觐者,一位追求精神自由又有承担意识的大地的歌手。云翔是把家乡的山水草木都当作他的“羊群”放牧的,于是,这“沉默的羊群”才“聚集着寂寞的温存”(《在川道里放牧》)。这,大概就是我们从云翔的诗歌里总能读出温暖的一个原因吧!改革开放30年特别是近10多年以来,乡土中国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。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,变化巨大,各种矛盾也比较复杂,云翔的诗歌对这方面似乎显得关注不够,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诗歌的时代感。我没有读他这些年创作的所有诗歌作品,感觉不一定准确。也可能是诗画合集的特别审美要求使然吧。

从艺术风格上看,云翔这些诗多属诗画一体的诗。每一首诗都有生动的画面,将人引入那片迷人的天地,——即诗的境界中。画中有诗,诗中有画,云翔该属于田园派的诗人了。同古代田园诗一样,情景交融成为《在川道里放牧》最显著的特色。

对于情景交融一路的诗,最适宜的艺术手段是通过意象来呈现。云翔的诗走的正是意象的路子。创作意象诗,对于作者有两个要求,一要准确地捕捉住客体对象自身的特征,二是要有“美”的发现,有新鲜的情思意绪。云翔由于多年写诗作画的修炼,在意象营造上表现出较高的艺术造诣。你看,他发现秋天的塬地象一只只耳朵,他的黄土高原沟壑区的家乡的山地,“被波一样的曲线拥着/节节攀升”,连河川来的风,也是“螺旋形丛生”。我在作者的家乡灵台生活过多年,读到这里,我的眼前立马出现了那些曾经熟悉的山塬梁峁,川水林壑。云翔用画家的眼睛准确地捕捉住表现对象的特征,这特征在想象的世界里洇染,放大,飞升,随绽开一个写意的世界。比如,“十月里/闲闲地冷了/薄薄的阳光下/不断翻晒思想/就象翻晒着玉米/粮食的清香/使空气颤栗。”(《十月》)“闲闲地冷”、“薄薄的阳光”既准确地描画出了季节变化的特征,又有岁月流逝中精细的生命感悟。其它如《即使北方没有下雪》、《九月》、《将一切让给河流》、《十月的朝那》等,都写得美丽耐读,堪称佳作。大小、远近、浓淡、深浅、虚实、表里,在云翔的意象世界里都有适宜的调配,读这些诗如品新茶,或淡或浓,总有一丝语言的香味。

意象,是中国古代诗学重要的美学范畴。这一传统艺术为中国现代诗歌所继承,特别是在三四十年代的现代主义诗歌中得到了新的拓展,朦胧诗更是把意象艺术推向了极致。我在西北师院念书时,曾师从唐祈先生写诗。唐先生的诗就非常重视意象营造,如他“兰州冬天的山/像脱毛的骆驼”、“死亡,鼓着盆大的腹/在暗夜里孕育”(《女犯监狱》)、“黄昏,一个微笑失落在草丛/牧羊女孤单得像一只蜜蜂”(《草原幻象》)等意象,至今记忆犹新。先生曾经说过,意象最能表现出一个诗人的艺术才能。受先生的影响,我喜欢有新奇意象的诗歌,本人写诗也比较重视营造意象。上世纪末,随着“审美日常生活化”的理论转向,原态叙事成为一种写作趋向,意象渐渐淡出许多年轻诗人的视野。读了云翔的诗,我看到了意象这一传统的诗歌艺术在今天依然有着恒久的魅力。

云翔当年是我的学生,是他们那级中文系学生中文学追求甚为执着的一位。毕业后,他回到家乡一所中学教书。开始几年,有书信来往,后来渐次没了消息。收到他寄来的诗稿,我感到高兴。20年岁月的风雨没能消蚀他对诗美的追求,这是我为他也为自己高兴的。就像路边的小树,没人理会,几年不见,就自己长高了!

在云翔诗画精选集《在川道里放牧》出版之际,谨写下这点感受,一是向云翔表示祝贺;二是应其所求,权且算做序言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壬辰年春于西北师大

(彭金山,著名诗人、评论家,西北师大文学院院长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2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